Nasdaq:US$16.42 (-0.27) | HKEX:HK$26.55 (-0.10) | AIM:£2.70 (+0.02)
搜索结果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公告及新闻稿, 肿瘤学 / 免疫学 | 2023-11-09

和黄医药宣布武田取得FRUZAQLA™ (呋喹替尼/fruquintinib) 的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批准用于治疗经治转移性结直肠癌

— FRUZAQLA是超过十年来美国批准的第一个用于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的靶向疗法,无论患者的生物标志物状态或既往的治疗种类如何 —

— FRUZAQLA 在美国获批触发了来自武田(Takeda)金额为3,500万美元的第一笔里程碑付款,以及基于净销售额特许权使用费 —

 

中国香港、上海和美国新西州:202311 9日,星期四:和黄医药(中国)有限公司(简称“和黄医药”或“HUTCHMED”)(纳斯达克/伦敦证交所:HCM;香港交易所:13)今日宣布宣布其合作伙伴武田取得FRUZAQLA™(呋喹替尼/fruquintinib)的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这是一种口服靶向疗法,用于治疗既往曾接受过氟尿嘧啶类、奥沙利铂和伊立替康为基础的化疗、抗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治疗,以及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治疗(若属RAS野生型及医学上适用)的成人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 FRUZAQLA是美国首个且唯一获批用于治疗经治转移性结直肠癌的针对全部三种VEGF受体激酶的高选择性抑制剂,无论患者的生物标志物状态如何。1,2该批准通过优先审评程序,较原定的处方药用户付费法案(PDUFA) 目标审评日期2023年11月30日提早了超过20天。

 

和黄医首席行官兼首席科学官慰国博士表示:“对于美国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来说,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他们即将迎来急需的新治疗选择,在不对生活质量造成负面影响的前提下提高他们的生存率。过去五年来我们已在中国通过我们的创新肿瘤药物改善患者的治疗效果,而现在我们迎来了首个在中国以外市场的上市批准,对于和黄医药来说这也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 2022 年末,我们启动了一项合作伙伴策略,帮助推动我们的创新候选药物走向全球,我们很高兴看到这一新的战略在短短一年后就初具成效。 这项初步成功要归功于我们的合作伙伴武田,看到了呋喹替尼的价值,我们拥有同样的愿景,将其推向全球,并与我们一起努力获得美国批准。我们期待与武田进一步合作,将 FRUZAQLA带向全球患者。”

 

武田拥有全球独家许可在中国以外的全球范围内推进呋喹替尼针对所有适应症的开发、商业化和生产。根据和黄医药与武田的协议条款, FRUZAQLA的FDA 获批将触发3,500万美元的里程碑付款。 和黄医药可就监管、开发和商业销售里程碑收取额外的潜在付款外加基于净销售额的特许权使用费。呋喹替尼于2018年9月在中国获批,由和黄医药与礼来公司合作开发并以商品名爱优特™(ELUNATE™)上市销售。

 

武田全球抗瘤事Teresa Bitetti表示:“结直肠癌是美国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在过去的十余年里,针对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创新寥寥可数。我们很自豪与和黄医药的合作使我们得以为这一患者群体带来新的选择,并期待继续为这些资源依然匮乏的癌症患者服务。”

 

FRUZAQLA的获批是基于两项大型III期临床试验的数据,包括: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FRESCO-2研究,其数据亦已于《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表;以及于中国开展的FRESCO研究,其数据亦已于《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上发表。上述研究探索了FRUZAQLA联合最佳支持治疗对比安慰剂联合最佳支持治疗用于治疗经治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FRESCO及FRESCO‑2研究均达到了其主要终点及关键次要终点,并在总共734名接受FRUZAQLA治疗的患者中展现出了一致的获益。各项研究的安全性特征亦保持一致。

 

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癌症中心(Vanderbilt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Cathy Eng 医学博士(MD, FACP表示:“转移性结直肠癌的患者通常无法通过手术根治。作为癌症治疗的提供者,我们必须评估和考虑各项治疗方案,以期在不影响生活质量的前提下提高患者的生存期。一种已证实可以带来总生存期获益且具有可控安全性特征的选择性口服抗VEGF药物对患者来说是有利的,可以让患者延续其治疗模式在家继续接受抗VEGF治疗。”

 

在美国,2023年估计将新增15.3万例结直肠癌新症,占所有癌症新症的7.8%。3,4 约70%的结直肠癌患者在确诊时或治疗后疾病会发生转移。转移仍是结直肠癌相关死亡的主要原因。5,6

 

FRESCO 及 FRESCO-2 研究的数据亦支持了向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提交的呋喹替尼上市许可申请,该申请已于2023年6月获确认及受理。此外,一项向日本医药品和医疗器械局(“PMDA”)的申请亦于2023年9月提交。

 

关于FRUZAQLA(呋喹替尼)

FRUZAQLA(呋喹替尼)是一种选择性的口服VEGFR-1、-2及-3抑制剂。VEGFR抑制剂在抑制肿瘤的血管生成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FRUZAQLA被设计为拥有更高的激酶选择性,旨在降低脱靶激酶活性,从而实现更高的药物暴露、对靶点的持续覆盖以及当潜在作为联合疗法时拥有更高的灵活度。迄今为止,FRUZAQLA在展示出可控的安全性特征,其与其他抗肿瘤疗法联合使用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重要安全性信息

警告及注意事

  • 在接受FRUZAQLA 治疗的911名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中,49%出现高血,其中19%出现3-4级事件,3 名患者(3%)出现高血压危象。除非血压得到良好控制,否则不要开始使用FRUZAQLA。 第一个月每周监测一次血压,此后根据临床指征至少每月监测一次。 视情况开始或调整降压治疗。 根据高血压的严重程度,暂停、减少剂量或永久停用 FRUZAQLA。
  • 出血事件可能于FRUZAQLA治疗期间出现,包括严重、致命的事件。 在接受FRUZAQLA治疗的911名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中,6%的患者出现胃肠道出血,其中1%出现≥3级事件,2名患者出现致命性出血。 对于严重或危及生命的出血患者,永久终止 FRUZAQLA。接受抗凝血药物的患者需监测国际标准化比值 (INR)水平。
  • 感染。FRUZAQLA 可能增加感染风险,包括致命感染。在911名接受FRUZAQLA治疗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中,最常见的感染是尿路感染(8%)、上呼吸道感染(3.2%)和肺炎(2.5%);致命感染包括肺炎(0.4%)、败血症(0.2%)、细菌感染(0.1%)、下呼吸道感染(0.1%)和感染性休克(0.1%)。若出现3级或4级感染或任何等级的感染恶化,需暂停FRUZAQLA。待感染得到控制后,再恢复原剂量的FRUZAQLA治疗。
  • 穿孔可能于接受FRUZAQLA 治疗的患者中出现。在接受FRUZAQLA治疗的911名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中,3%出现≥3级胃肠道穿孔,包括1例致命事件。出现生胃肠穿孔或瘘管的患者应永久停用FRUZAQLA。
  • 肝毒性。FRUZAQLA 可导致肝损伤。在接受FRUZAQLA治疗的911名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中,48%的患者出现丙氨酸转氨酶(“ALT”)或天门冬氨酸转氨(“AST”)升高,其中5%的患者出现≥3级事件,2%的患者出现致命事件。在开始使用FRUZAQLA之前和整个治疗过程中应定期监测肝功能(ALT、AST 和胆红素)。应根据肝功能检测升高所显示的肝毒性的严重程度和持续性,暂停、减量或永久停用FRUZAQLA。
  • 蛋白尿。FRUZAQLA可能引起蛋白尿。在接受FRUZAQLA治疗的911名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中,36%出现蛋白尿,5%的患者出现≥3级事件。在开始使用FRUZAQLA之前和整个治疗过程中应定期监测蛋白尿。若24小时蛋白尿定量≥2g,应暂停FRUZAQLA直至改善至≤1级蛋白尿并下调剂量继续FRUZAQLA治疗。出现肾病综合征的患者应停用 FRUZAQLA。
  • 在911名接受FRUZAQLA治疗的患者中,35%出现掌跖红肿(“PPE”),其中8%出现3级事件。根据PPE 的严重程度,暂停FRUZAQLA用药,然后以原剂量或降低剂量恢复用药。
  • 可逆性后部变综合征(“PRES”),在 911 名接受FRUZAQLA 治疗的患者中曾出现一例,这是一种通过MRI特征性发现诊断的皮质下血管源性水肿综合征。 任何出现癫痫、头痛、视力障碍、精神错乱或精神功能改变的患者应进行PRES评估。 对于出现PRES 的患者应停用FRUZAQLA。
  • 口愈合延在FRUZAQLA治疗的911名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中,1名患者出现2级伤口裂开事件。大手术前至少2周不要服用 FRUZAQLA。大手术后至少2周内请勿使用FRUZAQLA,直到伤口充分愈合。伤口愈合并发症解决后恢复 FRUZAQLA治疗的安全性尚未确定。
  • 脉血栓栓塞事件。在接受 FRUZAQLA治疗的911名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中,8%的患者出现动脉血栓栓塞事件。对于近期有血栓栓塞事件史的患者,需慎用 FRUZAQLA。对于出现动脉血栓栓塞的患者,应停用FRUZAQLA。
  • FD&C黄色5 号(黄)及6 号(日落黄FCF)的敏反FRUZAQLA 1mg 胶囊含有FD&C黄色5号(柠檬黄),可能会在某些易感人群中引起过敏型反应(包括支气管气喘)。FRUZAQLA 1mg 含有FD&C黄色6号(日落黄FCF),可能会引起过敏反应。
  • 胚胎胎仔毒性。根据动物研究的结果及其作用机制,孕妇服用FRUZAQLA可能会对胎儿造成伤害。应告知孕妇对胎儿的潜在风险。建议育龄女性和有育龄女性伴侣的男性在FRUZAQLA治疗期间和最后一次给药后2周内使用有效的避孕措施。

 

不良反

FRUZAQLA治疗后最常见(发生率≥20%)的不良反应包括高血压、掌跖红肿感觉(手足皮肤反应)、蛋白尿、发声困难、腹痛、腹泻和乏力。

物相互作用:避免FRUZAQLA与强效或中度CYP3A诱导剂同时给药。

 

在特定人群中的使用

  • 哺乳:建议女性在FRUZAQLA治疗期间以及最后一次用药后2 周内不要哺乳。

如需报告疑似的不良反应,请致电1-844-662-8532联络武田制药(Takeda Pharmaceuticals)或致电1-800-FDA-1088或访问www.fda.gov/medwatch联络FDA。

请参阅FRUZAQLA(呋喹替尼)的完整处方信息https://takeda.info/Fruzaqla-Prescribing-Information.

 

关于结直肠癌

结直肠癌是始于结肠或直肠的癌症。根据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的数据,结直肠癌是全球第三大常见癌症。在2020年估计造成超过93.5万人死亡。7在美国,2023年估计将新增15.3万例结直肠癌新症以及5.3万例死亡。3 在欧洲,结直肠癌是第二大常见癌症,2020年约有52万例新增病例和24.5万例死亡。在日本,结直肠癌是最常见的癌症,2020年估计有14.8万例新增病例和6万例死亡。7 尽管早期结直肠癌能够通过手术切除,但转移性结直肠癌目前治疗结果不佳且治疗方案有限,仍然存在大量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虽然部分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或可受益于基于分子特征的个性化治疗策略,然而大部分患者未携带可作为治疗靶点的突变。 8,9,10,11,12

 

关于FRESCO‑2 III期研究

FRESCO‑2研究是一项在美国、欧洲、日本及澳洲开展的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旨在探索FRUZAQLA(呋喹替尼)联合最佳支持治疗对比安慰剂联合最佳支持治疗用于治疗经治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NCT04322539)。该研究达到了主要终点及关键次要终点,研究显示FRUZAQLA治疗在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方面均达到具有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的显著改善。FRESCO-2研究中FRUZAQLA的安全性特征与之前公布的FRUZAQLA临床试验中已知的特征一致。该研究的结果于2022年9月的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年会上公布,并随后于《柳叶刀(The Lancet)》发表13,14

 

FRESCO及FRESCO-2 III期研究的数据亦支持了向EMA提交的呋喹替尼上市许可申请,该申请已于2023年6月获确认及受理。此外,一项向PMDA的申请亦于2023年9月提交。

 

关于和黄医药

和黄医药(纳斯达克/伦敦证交所:HCM;香港交易所:13)是一家处于商业化阶段的创新型生物医药公司,致力于发现、全球开发和商业化治疗癌症和免疫性疾病的靶向药物和免疫疗法。集团旗下公司共有约5,000名员工,其中核心的肿瘤/免疫业务拥有约1,800人的团队。自成立以来,和黄医药致力于将自主发现的抗肿瘤候选药物带向全球患者,其中首三个创新肿瘤药物现已在中国获批上市。欲了解更多详情,请访问:www.hutch‑med.com或关注我们的领英专页。

 

前瞻性

本公告包含1995年《美国私人诉讼改革法案》“安全港”条款中定的前瞻性述。些前瞻性述反映了和黄医目前未来事件的期,包括EMA PMDA是否批准呋喹替尼用于治疗结癌的新上市申以及批准时间期,呋喹替尼用于治疗结癌患者的治潜力的期以及呋喹替尼针对此适症及其他适症的一步床研究划。前瞻性述涉及风险和不确定性。此类风险和不确定性包括下列假研究时间布的期、支持呋喹替尼于欧洲、日本或其他地区批用于治疗结癌或其他适症的新上市申的数据充足性、管部门快速批或批的潜力,呋喹替尼的效及安全性、和黄医/或武田为呋喹替尼一步床开发计划及商化提供金并实现及完成的能力,此类事件生的时间各方协议的条款和条件的能力,管机构的行或可影响试验的启时间展及呋喹替尼的注册路径,武田成功开、生和商呋喹替尼的能力,以及新冠肺炎整体经济管及政治状况来的影响等。此外,由于部分研究依与其他品如紫杉醇与呋喹替尼合使用,因此此类风险和不确定性包括有关些治疗药物的安全性、效、供和持续监管批准的假此类前瞻性述包括但不限于以下述:关于根据协议、生和商呋喹替尼的划的述, 协议项下的潜在付款(包括首付款和任何里程碑付款或特权使用),协议的潜在收益,以及和黄医略、目期的里程碑业务计划和重点。当前和潜在投度依赖这些前瞻性述,在截至本公告布当日有效。有关风险和其他风险一步讨论请查阅和黄医向美国券交易委会、AIM以及香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提交的文件。是否出息、未来事件或情况或其他因素,和黄医均不承担更新或修本公告所含息的义务

 

信息

本公告所提到的品可能并未在所有国家上市,或可能以不同的商标进,或用于不同的病症,或采用不同的量,或有不同的效力。本文中所包含的任何信息都不被看作是任何的申、推广或广告,包括那些正在研物。

 

内幕消息

本公告包含(欧盟)第596/2014号条例(条例构成《2018年欧洲盟(退出)法》定的欧盟保留法律的一部分)第7条定的内幕消息。

 

參考資料

  1. Xu X,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regorafenib and fruquintinib as third-line treatment for colorectal cancer: a narrative review. Transl Cancer Res 2022;11(1):276-287. doi: 10.21037/tcr-20-3539.
  2. Sun Q, et al. (2014) Discovery of fruquintinib, a potent and highly selective small molecule inhibitor of VEGFR 1, 2, 3 tyrosine kinases for cancer therapy, Cancer Biol Ther. 2014 15:12, 1635-1645. doi: 10.4161/15384047.2014.964087.
  3. Siegel RL, et al. Colorectal cancer statistics, 2023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3 Mar 1]. CA Cancer J Clin. 2023; 73(3):233-254. doi:10.3322/caac.21772.
  4.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Available at: https://seer.cancer.gov/statfacts/html/colorect.html (accessed May 2023).
  5. Atreya CE, Yaeger R, Chu E. Systemic therapy for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from current standards to future molecular targeted approaches. Am Soc Clin Oncol Educ Book. 2017;37:246-256. doi:10.1200/EDBK_175679.
  6. Vatandoust S, et al. Colorectal cancer: Metastases to a single organ. World J Gastroenterol. 2015;21(41):11767-76. doi:10.3748/wjg.v21.i41.11767.
  7. Sung H, et al. Global Cancer Statistics 2020: GLOBOCAN Estimates of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Worldwide for 36 Cancers in 185 Countries. CA Cancer J Clin. 2021;71(3):209-249. doi:10.3322/caac.21660.
  8. Bando H, et al. Therapeutic landscape and future direction of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Nat Rev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23; 20(5)306-322. doi:10.1038/s41575-022-00736-1.
  9. D’Haene N, et al. Clinical application of targeted 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 for colorectal cancer patients: a multicentric Belgian experience. Oncotarget. 2018;9(29):20761-20768. Published 2018 Apr 17. doi:10.18632/oncotarget.25099.
  10. Venderbosch, et al. Mismatch repair status and braf mutation status in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patients: A pooled analysis of the Cairo, Cairo2, coin, and Focus Studies. Clinical Cancer Res.,2014; 20(20):5322–5330. doi:10.1158/1078-0432.ccr-14-0332.
  11. Koopman, M., et al. Deficient mismatch repair system in patients with sporadic advanced colorectal cancer. Br J Cancer. 209;100(2), 266–273. doi:10.1038/sj.bjc.6604867.
  12. Ahcene Djaballah S, et al. HER2 in Colorectal Cancer: 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From Negative Predictive Factor to Positive Actionable Target. Am Soc Clin Oncol Educ Book. 2022;42:1-14. doi:10.1200/EDBK_351354.
  13. Dasari NA, et al. LBA25 – FRESCO-2: A global phase 3 multiregional clinical trial (MRCT) evaluating th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fruquintinib in patients with refractory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Ann Oncol. 2022 Sep;33(suppl_7): S1391-S1392. doi:10.1016/j.annonc.2022.08.021.
  14. Dasari NA, et al. Fruquintinib versus placebo in patients with refractory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FRESCO-2): an international, multicentre,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hase 3 study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3 Jun 15]. Lancet. 2023. doi: 10.1016/S0140-6736(23)007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