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daq: $25.89 (-0.35) | AIM: £3.70 (-0.26)
我们的候选药物管线

我们专注于两个靶向治疗领域:癌症和免疫性疾病。

我们拥有多个在研产品,根据以化学为导向的药物研发思路及旨在提高药物暴露量及减少已知的同类药物相关毒性的设计理念,研制出了一系列高选择性的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其中数个候选药物或有潜力成为全球首创新药(first-in-class);而另一些候选药物较现有药物相比,具有更好的药物特性及差异性,因此有潜力成为全球同类最佳(best-in-class)的新一代靶向药物。

如欲了解更多关于研发创新平台的最新消息,请参阅我们的最新演示文稿最新的财务报告

于2021年6月17日更新。

*有待与监管部门商讨II期注册意向研究;**研究者发起的临床试验;***计划中

附注:剂量探索/安全性试筛 = I/Ia期研究;概念验证 = Ib、Ib/II或II期研究;注册 = II、II/III或III期注册意向研究;MET = 间充质上皮转化因子;VEGFR = 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m =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FGFR1 = 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1;CSF-1R = 集落刺激因子-1受体;Syk = 脾酪氨酸激酶;PI3Kδ = 磷脂酰肌醇3-激酶亚型δ;NET = 神经内分泌瘤;NSCLC = 非小细胞肺癌;RCC = 肾细胞癌;NHL = 非霍奇金淋巴瘤;ITP = 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TKI = 酪氨酸激酶抑制剂;NEN = 神经内分泌肿瘤;ESCC = 食管鳞状细胞癌; SCLC = 小细胞肺癌;GC = 胃癌;TC = 甲状腺癌;EMC = 子宫内膜癌;CRC = 结直肠癌;HCC = 肝癌;FL = 滤泡性淋巴瘤;MZL = 边缘区淋巴瘤;MCL = 套细胞淋巴瘤, DLBCL = 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CLL/SLL = 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小淋巴细胞淋巴瘤;HL = 霍奇金淋巴瘤;IDH1/2 = 异柠檬酸脱氢酶1/2;MAPK = RAS-RAF-MEK-ERK信号通路

赛沃替尼 (Savolitinib, AZD6094/HMPL-504)

赛沃替尼(旧称沃利替尼,Savolitinib)是一种强效的选择性MET抑制剂,MET是一种已被证明在许多种实体瘤中表现异常的酶。我们设计赛沃替尼以解决人体代谢物相关的肾毒性问题,而肾毒性是阻碍其他选择性MET抑制剂发展的主要原因。

在迄今为止已有1,000名病人参与的临床试验中,赛沃替尼在MET基因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乳头状肾细胞癌、结肠直肠癌及胃癌患者中显示出较好的临床疗效及可接受的安全性。我们目前正与阿斯利康全球合作,测试赛沃替尼作为单药治疗以及联合免疫疗法和其他靶向疗法时的疗效。

索凡替尼 (Surufatinib, HMPL-012)

索凡替尼(surufatinib)是一种新型的口服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具有抗血管生成和免疫调节双重活性。索凡替尼可通过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R)和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FGFR)以阻断肿瘤血管生成,并可抑制集落刺激因子1受体(CSF-1R),通过调节肿瘤相关巨噬细胞,促进机体对肿瘤细胞的免疫应答。索凡替尼独特的双重机制能产生协同抗肿瘤活性,使其为与其他免疫疗法的联合使用的理想选择。

索凡替尼已获批于中国治疗非胰腺神经内分泌瘤。在美国,索凡替尼于2019年11月获FDA授予孤儿药资格,用于治疗胰腺神经内分泌瘤,并于2020年4月获授予快速通道资格,用于治疗胰腺和非胰腺神经内分泌瘤 。2020年12月我们开始向FDA滚动提交索凡替尼用于治疗胰腺和非胰腺神经内分泌瘤的美国新药上市申请。我们目前保留索凡替尼在全球范围内的所有权利。

呋喹替尼 (Fruquintinib, HMPL-013)

呋喹替尼(Fruquintinib)是一种强效的选择性的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R)口服抑制剂。呋喹替尼对VEGFR 1/2/3的选择性使其几乎没有脱靶毒性, 我们认为它有潜力成为全球同类最佳的能够治疗多种实体瘤的VEGFR抑制剂。

我们现时正开展呋喹替尼治疗结直肠癌、胃癌和其他实体瘤的各项研究。高选择性也促进了呋喹替尼作为单药治疗以及联合其他靶向疗法和化疗时的疗效。呋喹替尼已获批于中囸治疗第三线转移性结直肠癌。

HMPL-689

HMPL-689是一种靶向磷酸肌醇3′-激酶亚型δ (PI3Kδ)的新型高选择性小分子抑制剂,PI3Kδ是B细胞受体信号通路中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 HMPL-689具有专门针对PI3Kδ靶点优异的选择性,特别是不抑制同族另一亚型PI3Kɣ(gamma)的活性,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由免疫抑制引起严重感染的风险。 HMPL-689具有很强的药效,特别是在全血水平下活性仍然很高,方便低剂量使用,从而避免产生与化合物相关的毒性,如在已获批的第一代PI3Kδ抑制剂中观察到的高水平的肝毒性。

临床前药代动力学研究证实HMPL-689具有良好的口服吸收率,中等的组织分布和低清除率。临床前研究还预测HMPL-689的药物蓄积以及药物与药物相互作用的风险较低。因此,我们认为HMPL-689有潜力成为全球同类最佳的PI3Kδ药物。我们目前保留HMPL-689在全球范围内的所有权利。

HMPL-523

HMPL-523有潜力成为全球首创的靶向脾酪氨酸激酶(Syk)的口服抑制剂,其靶点Syk是B细胞信号传导通路中的一个关键蛋白。 B细胞信号传导系统的调节被证实可用于某些慢性免疫疾病的治疗,如类风湿性关节炎以及血液肿瘤。截至目前,只有使用患者自身免疫系统治疗疾病的单克隆抗体免疫调节剂已经获批。作为一种口服候选药物, HMPL-523在类风湿性关节炎中具有优于单克隆抗体免疫调节剂的重要优势,因为小分子化合物可以更快地从机体中清除,从而降低由于持续抑制免疫系统而受到的感染风险。

此外,其他医药研发公司也在尝试设计用于治疗慢性免疫疾病的小分子Syk抑制剂,但激酶选择性不佳容易产生脱靶毒性,比如高血压,所以成功地设计出一款针对主流慢性疾病的有效且安全的Syk抑制剂困难重重。 HMPL-523克服了脱靶毒性的问题,是一种强效且高选择性的口服抑制剂。 Syk抑制剂一旦开发成功,其市场潜力巨大。我们目前保留HMPL-523在全球范围内的所有权利。

HMPL-453

HMPL-453是一种潜在同类最佳高选择性高效小分子抑制剂,对FGFR1/2/3的抑制作用IC50处于低纳摩尔水平,在筛选了292个激酶后显示了良好的选择性。

HMPL-453在FGFR异常活化的肿瘤模型中展现出的强效抗肿瘤活性,与其靶点抑制相关。

HMPL-306

HMPL-306是一种新型双重靶向异柠檬酸脱氢酶(“IDH”)1 和 2突变的选择性小分子抑制剂。IDH1或IDH2突变是各种类型的血液肿瘤、神经胶质瘤和实体瘤中常见的基因变异,尤其是急性髓系白血病。已有临床数据表明,当使用单一靶向IDH1突变或靶向IDH2突变的抑制剂时,细胞质的IDH1突变和线粒体的IDH2突变会相互转化。通过同时抑制IDH1和IDH2突变,HMPL-306有望为有其中任何一种IDH突变的癌症患者提供治疗效益,并可能解决因亚型转化导致的IDH抑制获得性耐药问题。

依吡替尼 (Epitinib, HMPL-813)

相当一部分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会进展至脑转移。脑转移患者的预后不良,中位总生存期少于6个月,而且生活质量低下,治疗方案的选择有限。依吡替尼(Epitinib)是一种高效及高选择性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口服抑制剂,已经在临床前和临床研究中证明了脑渗透及其功效。

用于治疗EGFR激活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的各种EGFR抑制剂开发取得了革命性的进展, 然而,已获批的EGFR抑制剂如吉非替尼和厄洛替尼无法有效地渗透血脑屏障,使得许多脑转移患者陷入缺乏有效靶向治疗的困境。我们目前保留依吡替尼在全球范围内的所有权利。

西利替尼 (Theliatinib, HMPL-309)

像依吡替尼一样,西利替尼(Theliatinib)是一种新型分子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抑制剂,现正用于治疗各种实体瘤的临床研究中。具有野生型EGFR激活的肿瘤,例如通过基因扩增或蛋白质过表达,因其次佳的反应亲和力,对目前的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吉非替尼和厄洛替尼的敏感度较低。

西利替尼被设计成对野生型EGFR激酶具有很强的亲和力,在研究中证实有效性比厄洛替尼(Erlotinib)高五到十倍。因此,我们认为,西利替尼可以使具有野生型EGFR激活高发生率的食管癌和头颈癌的患者受益。我们目前保留西利替尼在全球范围内的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