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daq:US$32.30 (+0.56) | HKEX:HK$49.55 (-1.35) | AIM:£4.69 (-0.02)
搜索结果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公告及新闻稿, 肿瘤学 / 免疫学 | 2021-09-20

和黄医药于日本启动索凡替尼用于治疗晚期神经内分泌瘤的注册性桥接研究

–继索凡替尼2021年1月在中国上市、2021年6月新药上市申请获美国FDA受理及2021年7月上市许可申请获欧洲EMA确认用于治疗晚期神经内分泌瘤后的又一进展–

 

中国香港、上海和美国新泽西州:2021年9月20 日(星期一 ):和黄医药(中国)有限公司(简称 “和黄医药”或 “HUTCHMED”)(纳斯达克/伦敦证交所:HCM;香港交易所:13)今日宣布已启动一项索凡替尼的日本注册性桥接研究,以支持索凡替尼用于治疗晚期神经内分泌瘤的药品上市注册。 首名患者已于2021 年9 月15日接受给药治疗。

 

根据与日本药品和医疗器械局(PMDA)的沟通确定,索凡替尼用于治疗晚期神经内分泌瘤的日本新药上市申请包括将在日本进行的一项关键性研究的结果, 以补充支持用于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提交新药上市申请(于 2021 年 6 月获受理)和向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提交上市许可申请(MAA)( 于2021 年 7 月获确认)所使用的注册数据包。 上述新药上市申请和上市许可申请是基于来自美国 I/II 期研究,以及支持了索凡替尼在中国用于治疗晚期神经内分泌瘤的上市许可的已完成的SANET-ep 和 SANET-p  III 期研究数据。目前索凡替尼在中国以商品名苏泰达®上市销售。

 

该项日本研究是一项索凡替尼的两阶段、开放标签研究,预计将招募约34名患者。在研究的第一阶段,复发或难治性非血液恶性肿瘤患者将接受28天每日一次300mg给药治疗,并评估索凡替尼的安全性及耐受性;次要终点为索凡替尼的药代动力学特征及抗肿瘤活性。研究的第二阶段,将评估索凡替尼治疗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神经内分泌瘤患者的疗效;主要结果指标为客观缓解率(“ORR”);次要结果指标包括疾病控制率(“DCR”)、无进展生存期(“PFS”)、缓解持续时间(“DoR”)、安全性及药代动力学特征。

 

索凡替尼是和黄医药第三款在日本进入临床开发的自主研发潜在新药。目前,呋喹替尼的全球III期注册研究FRESCO-2研究正在难治性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中进行,计划将于包括日本在内全球14个国家的超过150家研究中心招募逾680名患者。赛沃替尼(与阿斯利康合作)与泰瑞沙®联合疗法的全球单臂、开放标签研究SAVANNAH研究正在因MET扩增或过表达导致泰瑞沙®治疗后疾病进展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进行。

 

关于神经内分泌瘤(NET)

神经内分泌瘤起源于与神经系统相互作用的细胞或产生激素的腺体。神经内分泌瘤可起源于体内各个部位,最常见于消化道或肺部,可为良性或恶性肿瘤。神经内分泌瘤通常分为胰腺神经内分泌瘤(pNET)和胰腺外(非胰腺)神经内分泌瘤(epNET)。

据 Frost & Sullivan 公司估计,2020 年美国神经内分泌瘤新诊断病例为 19,000 例。基于全球流行病学趋势的分析,整个欧盟 (EU) 的发病率与美国大致相近,而该分析同时显示神经内分泌瘤的全球发病率呈上升趋势。[i] 重要的是,与其他肿瘤相比,神经内分泌瘤的生存期相对较长。 因此,据估计2020 年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约有 140,000 名神经内分泌瘤患者。[ii] 在日本,2016年约新增6,700例胃肠胰神经内分泌肿瘤新症。[iii]

 

关于索凡替尼

索凡替尼(surufatinib)是一种新型的口服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具有抗血管生成和免疫调节双重活性。索凡替尼可通过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R)和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FGFR)以阻断肿瘤血管生成, 并可抑制集落刺激因子 1 受体(CSF-1R),通过调节肿瘤相关巨噬细胞,促进机体对肿瘤细胞的免疫应答。索凡替尼独特的双重机制能产生协同抗肿瘤活性,使其为与其他免疫疗法的联合使用的理想选择。

和黄医药目前拥有索凡替尼在全球范围内的所有权利。

 

索凡替尼开发计划

中国非胰腺神经内分泌瘤研究:索凡替尼于2020年12月29日获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药监局”)批准用于治疗非胰腺神经内分泌瘤。索凡替尼在中国市场以商品名苏泰达®销售。此获批是基于一项索凡替尼治疗晚期非胰腺神经内分泌瘤患者的中国III期临床试验SANET-ep的研究结果(clinicaltrials.gov注册号NCT02588170)。该研究在中期分析中成功达到PFS这一预设的主要终点,研究结果已于《柳叶刀·肿瘤学》上发表[iv]  索凡替尼治疗组患者的中位PFS显著延长为9.2个月,安慰剂组患者则为3.8个月(HR 0.334;95% CI 0.223 – 0.499;p <0.0001)。索凡替尼具有可接受的安全性特征,最常见的3级或以上治疗相关不良事件是高血压(索凡替尼组患者:36%; 安慰剂组患者:13%)、蛋白尿(索凡替尼组患者:19%; 安慰剂组患者: 0%)和贫血(索凡替尼组患者:5%; 安慰剂组患者:3%)。

 

中国胰腺神经内分泌瘤研究:索凡替尼于2021年6月16日获国家药监局批准用于治疗胰腺神经内分泌瘤。此获批是基于一项索凡替尼治疗晚期胰腺神经内分泌瘤患者的中国III期临床试验SANET-p(clinicaltrials.gov 注册号NCT02589821)的研究结果。该研究在预设的中期分析中成功达到PFS这一预设主要疗效终点,研究结果已于《柳叶刀·肿瘤学》发表[v]。研究显示索凡替尼将患者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51%,中位PFS为10.9个月,而安慰剂组患者则为3.7个月(HR 0.491; 95%CI:0.391-0.755; = 0.0011)。 索凡替尼展示可控的安全性,并与先前研究中的观察结果一致。

 

免疫联合疗法:和黄医药达成了数个合作协议,以评估索凡替尼与PD-1单克隆抗体联合疗法的安全性、耐受性和疗效,包括已于中国获批单药疗法的替雷利珠单抗(BGB-A317)、拓益®(特瑞普利单抗)和达伯舒®(信迪利单抗)。

 

美国与欧洲神经内分泌瘤研究:索凡替尼的美国新药上市申请已于 2021 年 6 月获FDA受理,向EMA提交的上市许可申请亦于 2021 年 7 月获确认。以上申请均是基于已完成的SANET-ep和SANET-p研究,以及索凡替尼在美国治疗非胰腺和胰腺神经内分泌瘤患者的现有数据(clinicaltrials.gov 注册号NCT02549937)。在美国,索凡替尼于2020年4月被授予快速通道资格,用于治疗胰腺和非胰腺神经内分泌瘤,并于2019年11月被授予“孤儿药”资格,用于治疗胰腺神经内分泌瘤 。

 

和黄医药已在美国启动一项扩充疗程方案(Expanded Access Protocol),确保治疗方案有限的神经内分泌瘤患者能够获得该疗法治疗。该扩充疗程方案已获FDA监管批准,项目已开放中心启用(clinicaltrials.gov 注册号:NCT04814732)。

 

关于和黄医药

和黄医药(纳斯达克/伦敦证交所:HCM;香港交易所:13)是一家处于商业化阶段的创新型生物医药公司,致力于发现、全球开发和商业化治疗癌症和免疫性疾病的靶向药物和免疫疗法。超过1,400人的专业团队已将自主发现的11个候选癌症药物推进到在全球开展临床研究,其中首三个创新肿瘤药物现已获批上市。欲了解更多详情,请访问:www.hutch-med.com 或关注我们的领英专页

 

前瞻性陈述

本新闻稿包含1995年《美国私人证券诉讼改革法案》“安全港”条款中定义的前瞻性陈述。这些前瞻性陈述反映了和黄医药目前对未来事件的预期,包括索凡替尼用于治疗神经内分泌瘤患者的治疗潜力的预期以及索凡替尼针对此适应症及其他适应症的进一步临床研究计划。前瞻性陈述涉及风险和不确定性。此类风险和不确定性包括下列假设:支持索凡替尼获批用于在美国、中国、日本及其他地区(如欧洲)治疗神经内分泌瘤的新药上市申请的数据充足性、获得监管部门快速审批的潜力,索凡替尼的安全性。和黄医药为索凡替尼进一步临床开发计划及商业化提供资金并实现及完成的能力,此类事件发生的时间,以及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对整体经济、监管及政治状况带来的影响等。此外,由于部分研究赖于将卡培他滨、替雷利珠单抗、拓益®、达伯舒®与索凡替尼联合使用,因此此类风险和不确定性包括有关这些治疗药物的安全性、疗效、供应和监管批准的假设。当前和潜在投资者请勿过度依赖这些前瞻性陈述,这些陈述仅在截至本新闻稿发布当日有效。有关这些风险和其他风险的进一步讨论,请查阅和黄医药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AIM以及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提交的文件。无论是否出现新讯息、未来事件或情况或其他因素,和黄医药均不承担更新或修订本新闻稿所含讯息的义务。

 

[i] Fraenkel M, Kim M, Faggiano A, de Herder WW, Valk GD; Knowledge NETwork. Incidence of gastroenteropancreatic neuroendocrine tumours: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Endocr Relat Cancer. 2014;21(3):R153-R163. Published 2014 May 6. doi:10.1530/ERC-13-0125.

[ii] 根据Frost & Sullivan公司的数据,2020年美国神经内分泌瘤新诊断病例为19,000例,美国的神经内分泌瘤患者总数约为143,000名。

[iii] Masui T, et al; JNETS Project Study Group. Recent epidemiology of patients with gastro-entero-pancreatic neuroendocrine neoplasms (GEP-NEN) in Japan: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BMC Cancer. 2020;20(1):1104. Published 2020 Nov 14. doi:10.1186/s12885-020-07581-y

[iv] Xu J, Shen L, Zhou Z, et al. Surufatinib in advanced extrapancreatic neuroendocrine tumours (SANET-ep):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phase 3 study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0 Sep 20]. Lancet Oncol. 2020; S1470-2045(20)30496-4. DOI: 10.1016/S1470-2045(20)30496-4.

[v] Xu J, Shen L, Bai C, et al. Surufatinib in advanced pancreatic neuroendocrine tumours (SANET-p):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phase 3 study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0 Sep 20]. Lancet Oncol. 2020; S1470-2045(20)30493-9. DOI: 10.1016/S1470-2045(20)304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