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daq:US$13.50 (+0.55) | HKEX:HK$22.40 (+0.60) | AIM:£2.26 (+0.09)
搜索结果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公告及新闻稿, 肿瘤学 / 免疫学 | 2022-11-14

和黄医药宣布呋喹替尼二线治疗胃癌的FRUTIGA中国III期研究取得阳性顶线结果

— 该双主要终点研究达到其中一个主要终点,
即无进展生存期取得具有统计学和临床意义的获益—

— 另一个主要终点总生存期未取得统计学显著性

— 呋喹替尼的安全性特征与既往研究发现一致 —

 

中国香港、上海和美国新泽西州:2022年11月14日,星期一:和黄医药(中国)有限公司((简称“和黄医药“或“HUTCHMED”)(纳斯达克/伦敦证交所:HCM;香港交易所:13)今天宣布其III期临床试验FRUTIGA研究的初步结果。该研究旨在评估呋喹替尼与紫杉醇联合疗法治疗晚期胃癌或胃食管结合部(GEJ)腺癌患者,研究共纳入703名中国患者。

该研究取得了阳性结果,达到了其中一个主要终点,即无进展生存期(“PFS”)取得具有统计学意义的显著改善,这一结果具有临床意义。同时,另一个主要终点总生存期(“OS”)尽管在中位OS上观察到改善,但按照预设的统计计划未取得统计学显著性。此外,包括客观缓解率(ORR)、疾病控制率(DCR)和延长缓解持续时间(DoR)在内的次要终点亦均观察到具有统计学意义的显著改善。呋喹替尼在FRUTIGA研究中的安全性特征与既往研究中观察到的一致。

完整的详细研究结果有待继续分析,预计将于即将举行的学术会议上发布。上述结果以及进一步的分析将递交予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药监局”)。

和黄医药首席执行官兼首席科学官苏慰国博士表示:“呋喹替尼和紫杉醇联合疗法在针对此类患者疾病控制方面展现出显著的临床获益。我们的团队将继续对研究数据进行分析,并与国家药监局就研究的结果开展讨论。”

FRUTIGA研究的牵头主要研究者和指导委员会主席、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主任、医学博士徐瑞华教授表示:“通过达到主要终点PFS,呋喹替尼继在获批用于结直肠癌适应症后,又再在胃癌适应症中显示出一致的疗效和安全性。基于FRUTIGA研究,呋喹替尼可能为二线胃癌患者提供潜在的新的口服治疗选择,我对此感到非常兴奋。”

和黄医药拥有呋喹替尼在中国以外区域的所有商业化权利。在中国,呋喹替尼以商品名爱优特®(ELUNATE®)上市销售,和黄医药与礼来公司在中国范围内合作,负责开发和执行在中国市场的所有医学信息沟通、推广以及本地和区域市场活动。呋喹替尼在中国以外国家或地区尚未获批。

 

关于FRUTIGA研究和胃癌

呋喹替尼用于以下研究用途的安全性及疗效尚不明确,不能保证其将在任何国家或地区的研究用途能获得卫生部门批准或商业上市。

FRUTIGA研究是一项在中国开展的随机双盲的III期临床试验,旨在评估呋喹替尼和紫杉醇联合疗法对比紫杉醇单药疗法二线治疗晚期胃癌或胃食管结合部腺癌患者。研究受试者为对一线标准化疗无应答的患者。受试者以1:1的比例随机分组,分别接受呋喹替尼和紫杉醇联合疗法或安慰剂加紫杉醇治疗,并根据肿瘤类型(胃癌或胃食管结合部腺癌)和体能状态评分等因素进行分层。该项研究的其他详情可登录clinicaltrials.gov,检索注册号NCT03223376查看。

胃癌是全球第四大癌症死亡原因。据估计,2020年全球新增超过100万例胃癌新症,及造成约76.9万例死亡,其中东亚的数个国家的发病率最高。2020年,中国新增478,500例胃癌新症,及造成331600例死亡。[1]由于胃癌的早期症状不明显,胃癌在确诊时常常已经发展到晚期,预后较差且治疗选择有限。

 

关于呋喹替尼

呋喹替尼是一种高选择性、强效的口服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R”)-1、-2及-3抑制剂。VEGFR抑制剂在抑制肿瘤的血管生成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呋喹替尼的独特设计使其激酶选择性更高,以达到更低的脱靶毒性、更高的耐受性及对靶点更稳定的覆盖。迄今,呋喹替尼在患者中的耐受性普遍良好,并且临床前研究中展示出的较低的药物间相互作用的可能性,或使其非常适合与其他癌症疗法联合使用。

 

关于呋喹替尼在中国获批

中国转移性结直肠癌研究:呋喹替尼于2018年9月获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药监局)批准在中国销售,并于2018年11月以商品名爱优特®商业上市。其自2020年1月起获纳入中国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爱优特®适用于既往接受过氟嘧啶、奥沙利铂和伊立替康治疗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包括既往接受过抗VEGF治疗和/或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治疗(RAS野生型)的患者。在中国416例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中开展的呋喹替尼FRESCO关键性III期注册研究[2]的研究成果已于2018年6月在《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上发表NCT02314819)。

 

关于呋喹替尼的其他开发项目

美国、欧洲、日本及澳洲转移性结直肠癌研究:FRESCO-2研究是一项在美国、欧洲、日本及澳洲开展的全球多中心临床试验,旨在探索呋喹替尼加最佳支持治疗对比安慰剂加最佳支持治疗用于治疗晚期难治性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该研究结果已于最近举行的2022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年会上发表。FRESCO-2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表明,与安慰剂相比,呋喹替尼疗法在主要终点OS和关键次要终点PFS均达到具有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的显著延长。FRESCO-2研究中呋喹替尼的安全性特征与既往呋喹替尼临床试验中已知的特征一致。和黄医药计划于2023年在美国、欧洲和日本递交新药上市申请(NCT04322539)。美国FDA已于2020年6月授予呋喹替尼快速通道资格,开发用于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

免疫疗法联合用药:和黄医药已订立合作协议,以评估呋喹替尼与PD-1单克隆抗体联合疗法的安全性、耐受性和疗效,包括替雷利珠单抗(tislelizumab)(由百济神州有限公司开发)和信迪利单抗(sintilimab)(由信达生物制药(苏州)有限公司开发)。

  • 美国转移性乳腺癌、子宫内膜癌和结直肠癌研究:和黄医药在美国启动了一项开放标签、多中心、非随机、Ib/II期研究,以探索联合呋喹替尼是否可以潜在地诱导晚期难治性三阴性乳腺癌、子宫内膜癌和结直肠癌中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活性(NCT04577963)。在中国进行的I期研究(NCT01645215)和美国的I/Ib期研究(NCT03251378)中,证实了呋喹替尼单药治疗包括三阴性乳腺癌在内的晚期实体瘤中的安全性和初步疗效。
  • 中国和韩国胃癌、结直肠癌和非小细胞肺癌研究百济神州已启动一项开放标签、多中心的II期研究,以评估呋喹替尼与替雷利珠单抗联合疗法治疗晚期或转移性、不可切除的胃癌、结直肠癌或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安全性和疗效(NCT04716634)。
  • 中国子宫内膜癌及其他实体瘤研究和黄医药已启动一项开放标签、多中心、非随机的II期研究,以评估呋喹替尼与信迪利单抗联合疗法治疗晚期宫颈癌、子宫内膜癌、胃癌、肝细胞癌、非小细胞肺癌或肾细胞癌患者的安全性和疗效。部分队列的初步数据已在2021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和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年会上公布。继晚期子宫内膜癌队列取得令人鼓舞的数据后,该队列已扩大为超过130名患者的单臂注册性II期研号(NCT03903705)查看。

 

关于和黄医药

和黄医药(纳斯达克/伦敦证交所:HCM;香港交易所:13)是一家处于商业化阶段的创新型生物医药公司,致力于发现、全球开发和商业化治疗癌症和免疫性疾病的靶向药物和免疫疗法。集团旗下公司共有超过4,900名员工,其中核心的肿瘤/免疫业务拥有约1,800人的团队。自成立以来,和黄医药在全球范围内已有13个自主发现的抗肿瘤候选药物进入临床研究阶段,其中首三个创新肿瘤药物现已在中国获批上市。欲了解更多详情,请访问:www.hutch‑med.com或关注我们的领英专页。


[1] Sung H, Ferlay J, Siegel RL, et al. Global Cancer Statistics 2020: GLOBOCAN Estimates of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Worldwide for 36 Cancers in 185 Countries. CA Cancer J Clin. 2021; 71(3):209-49.
[2] Li J, Qin S, Xu RH, et al. Effect of Fruquintinib vs Placebo on Overall 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Previously Treated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The FRESCO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2018;319(24):2486-2496. doi:10.1001/jama.2018.7855.

 

前瞻性陈述

本公告包含1995年《美国私人证券诉讼改革法案》“安全港”条款中定义的前瞻性陈述。这些前瞻性陈述反映了和黄医药目前对未来事件的预期,包括呋喹替尼用于治疗胃癌患者的治疗潜力的预期以及呋喹替尼针对此适应症及其他适应症的进一步临床研究计划。前瞻性陈述涉及风险和不确定性。此类风险和不确定性包括下列假设:对研究时间和结果发布的预期、支持呋喹替尼在中国或其他地区获批用于治疗胃癌或其他适应症的新药上市申请的数据充足性、获得监管部门快速审批或审批的潜力,呋喹替尼的安全性、和黄医药为呋喹替尼进一步临床开发计划及商业化提供资金并实现及完成的能力,此类事件发生的时间,以及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对整体经济、监管及政治状况带来的影响等。此外,由于部分研究赖于把其他药物产品如紫杉醇、替雷利珠单抗、信迪利单抗与呋喹替尼联合使用,因此此类风险和不确定性包括有关这些治疗药物的安全性、疗效、供应和监管批准的假设。当前和潜在投资者请勿过度依赖这些前瞻性陈述,这些陈述仅在截至本公告发布当日有效。有关这些风险和其他风险的进一步讨论,请查阅和黄医药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AIM以及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提交的文件。无论是否出现新讯息、未来事件或情况或其他因素,和黄医药均不承担更新或修订本公告所含讯息的义务。

 

内幕消息

本公告包含(欧盟)第596/2014号条例(该条例构成《2018年欧洲联盟(退出)法》定义的欧盟保留法律的一部分)第7条规定的内幕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