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daq:US$32.30 (+0.56) | HKEX:HK$49.55 (-1.35) | AIM:£4.69 (-0.02)
搜索结果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公告及新闻稿, 肿瘤学 / 免疫学 | 2021-09-29

和黄医药于2021年CSCO学术年会公布最新临床数据

中国香港、上海和美国新泽西州:2021年9月29日,星期三:和黄医药(中国)有限公司(简称“和黄医药” 或 “HUTCHMED”)(纳斯达克/伦敦证交所:HCM;香港交易所:13)宣布索凡替尼(surufatinib,中国商品名:苏泰达®)和呋喹替尼(fruquintinib,中国商品名:爱优特®)与PD-1抑制剂的几项正在进行的联合疗法研究的最新临床数据于2021年9月25至29日召开的第24届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年会上公布。

 

索凡替尼

标题: 索凡替尼联合特瑞普利单抗治疗晚期实体瘤的II期临床研究: 神经内分泌癌 (NEC) 队列研究结果
主要作者: 沈琳,医学博士,北京大学肿瘤医院
类型: 口头汇报
汇报编号: CSCO创新专场 1-Session 2-#13
   

神经内分泌癌(“NEC”)患者预后较差且一线治疗后治疗选择有限。5年生存率较低。[i] 索凡替尼在中国获批用于治疗晚期或转移性胰腺及非胰腺神经内分泌瘤。特瑞普利单抗是一款人源化IgG4抗PD-1单抗,之前在治疗复发或转移性神经内分泌肿瘤(“NENs”)中已显示抗肿瘤活性和安全性。[ii] 索凡替尼联合特瑞普利单抗II期研究结果首次在2021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2021)上公布。[iii]

 

本次更新分析中,于较晚的数据截止日期2021年7月30日,所有21例患者为疗效可评估,平均治疗持续时间为4.9个月(范围 1-19)。10.3个月(95%置信区间:9.1-未达到)的中位总生存期(“OS”)为首次报道。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4.14个月(95%置信区间:1.5-5.5),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4.1个月(95%置信区间:3.0-未达到)。确认的客观缓解率(“ORR”)为23.8%(95%置信区间:8.2-47.2),疾病控制率(“DCR”)为71.4%(95%置信区间:47.8-88.7)。

 

所有患者发生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s”),包括9例(42.9%)发生3级或以上TRAEs。1例(4.8%)患者发生治疗相关严重不良事件(“SAEs”)。最常见(超过1例患者)≥3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为高血糖(3 [14.3%])、高血压(2 [9.5%])和高甘油三酯血症(2 [9.5%])。没有TRAEs导致的治疗中断或治疗相关死亡。

 

该更新分析显示了索凡替尼联合特瑞普利单抗在晚期NEC患者二线治疗中的合理性。一项随机III期研究SURTORI-01已经启动以进一步确认该联合疗法的疗效和安全性。

 

呋喹替尼

标题: 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治疗晚期实体瘤的Ib/II期临床研究: 子宫内膜癌队列研究结果
主要作者: 吴小华,医学博士,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类型: 口头汇报
汇报编号: CSCO创新专场 2-Session 2-#9

含铂系统性化疗是晚期子宫内膜癌(“EMC”)的标准一线治疗。但是,一线化疗后进展的患者治疗选择有限,且预后较差。因此,晚期EMC患者存在显著未满足的临床需求。化疗ORR约为16%,而抗血管生成抑制剂和/或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显示了不到15%的ORR,唯一例外的是携带高度微卫星不稳定或错配修复缺陷的EMC患者(约占EMC患者的16%)。[iv] 呋喹替尼是一款高选择性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R”)抑制剂,信迪利单抗是一款抗PD-1单抗。该II期研究旨在评估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治疗晚期EMC的疗效和安全性。

 

于数据截止日期2021年8月31日,35例患者入组,包括7例初治和28例经治患者。其中,29例为疗效可评估, 4例为初治,25例为经治。所有初治患者产生确认的肿瘤响应,ORR为100.0%(95%置信区间:39.8-100.0),中位PFS尚未达到。经治的25例患者中,确认的ORR为32.0%(95%置信区间:14.9-53.5),DCR为92.0%(95%置信区间:74.0-99.0),中位PFS为6.9个月(95%置信区间:4.1-未达到)。经治队列的19例错配修复正常(pMMR)患者中,确认的ORR为36.8%(95%置信区间:16.3-61.6),DCR为94.7%(95%置信区间:74.0-99.9),中位PFS为6.9个月(95%置信区间:4.1-未达到),中位OS尚未达到。

 

所有35例入组患者中,33例(94.3%)患者发生TRAEs,包括17例(48.6%)≥3级TRAEs。发生率>10%的≥3级TRAEs为高血压(4 [11.4%])和蛋白尿(4 [11.4%])。5例(14.3%)患者发生治疗相关SAEs。2例患者出现TRAEs导致信迪利单抗永久停药,1例患者出现呋喹替尼或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永久停药。

 

目前正在与监管部门针对该联合疗法进行监管性探讨,可能会在年底前启动一项关键性研究。

 

 

标题: 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治疗晚期实体瘤的Ib/II期临床研究: 肝细胞癌队列研究结果
主要作者: 秦叔逵,医学博士,东部战区总医院秦淮医疗区
类型: 口头汇报
汇报编号: CSCO创新专场 2-Session 1-#7

肝细胞癌(“HCC”)是最常见的肝癌类型,其患者的治疗选择临非常有限。VEGF靶向治疗联合免疫治疗在一线HCC中已显示了显著的临床获益,但是其抗肿瘤活性在二线或之后治疗中不明确。该II期研究旨在评估高选择性VEGFR抑制剂呋喹替尼联合抗PD-1单抗信迪利单抗治疗既往经过包括索拉非尼或仑伐替尼在内至少一线治疗的晚期HCC患者。该联合疗法在这些患者中显示了初步的抗肿瘤疗效和持续性。

 

于数据截止日期2021年8月31日,19例缓解可评估患者中,确认的ORR为31.6%(95%置信区间:12.6-56.6),DCR为89.5%(95%置信区间:66.9-98.7)。中位DoR尚未达到。中位PFS为6.9个月(95%置信区间:4.1-未达到)。中位随访时间为7.4个月,中位OS尚未达到。

 

21例入组患者中,20例(95.2%)患者出现TRAEs,包括7例(33.3%)出现≥3级TRAEs。≥3级TRAEs均为单例。4例(19.0%)患者出现治疗相关SAEs。分别有2例(9.5%)和1例(4.8%)患者出现因TRAEs导致的呋喹替尼和信迪利单抗永久停药。

 

目前正在和研究者讨论针对该联合疗法的中国注册计划。

 

 

 
标题: 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治疗晚期实体瘤的Ib/II期临床研究: 肾细胞癌队列研究结果
主要作者: 叶定伟,医学博士,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类型: 口头汇报
汇报编号: CSCO创新专场 2-Session 2-#13

 抗血管生成治疗联合免疫治疗已在肾透明细胞癌(“ccRCC”)一线治疗中展现了临床获益。然而,该联合疗法在二线治疗中显示获益的证据有限。该II期研究旨在评估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二线治疗ccRCC的疗效和安全性,其在这些患者中已显示令人鼓舞的抗肿瘤疗效和持续性。

 

于数据截止日期2021年8月31日,所有20例入组患者为疗效可评估。19例患者既往接受过VEGFR抑制剂治疗,2例接受过干扰素治疗。确认的ORR为55.0%(95%置信区间:31.5-76.9),DCR为85.0%(95%置信区间:62.1-96.8)。中位随访时间8.2个月,中位PFS未达到。9个月PFS率为63.6%(95%置信区间:38.1-80.9)。中位治疗时间为38.6周,最长的超过50周且持续治疗中。

 

所有患者出现TRAEs,包括9例(45%)出现≥3级TRAEs。最常见(超过1例患者)≥3级TRAEs为淀粉酶升高(3 [15.0%])、高甘油三酯血症(3 [15.0%])、高血压(2 [10.0%])和脂肪酶升高(2 [10.0%])。2例(10%)患者出现治疗相关SAEs。没有TRAEs导致的治疗中断。

 

目前正在和研究者讨论针对该联合疗法的中国注册计划。

 

关于索凡替尼(中国商品名:苏泰达®

索凡替尼是一种新型的口服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具有抗血管生成和免疫调节双重活性。索凡替尼可通过抑制VEGFR和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FGFR)以阻断肿瘤血管生成, 并可抑制集落刺激因子 1 受体(CSF-1R),通过调节肿瘤相关巨噬细胞,促进机体对肿瘤细胞的免疫应答。索凡替尼独特的双重机制能产生协同抗肿瘤活性,使其为与其他免疫疗法的联合使用的理想选择。

和黄医药目前拥有索凡替尼在全球范围内的所有权利。

 

关于呋喹替尼(中国商品名:爱优特®

呋喹替尼是一种高选择性强效口服VEGFR-1、2及3的抑制剂。VEGFR抑制剂在限制肿瘤的血管生成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呋喹替尼的独特设计使其激酶选择性更高,以达到更低的脱靶毒性、更高的耐受性及对靶点更稳定的覆盖。迄今,呋喹替尼在患者中的耐受性普遍良好,并且临床前研究中展示出的较低的药物间相互作用的可能性,或使其非常适合与其他癌症疗法联合使用。

和黄医药拥有呋喹替尼在中国以外区域的所有权利,并与礼来公司在中国范围内合作,负责开发和执行在中国市场的所有医学信息沟通、推广以及本地和区域市场活动。

 

关于和黄医药

和黄医药(纳斯达克/伦敦证交所:HCM;香港交易所:13)是一家处于商业化阶段的创新型生物医药公司,致力于发现、全球开发和商业化治疗癌症和免疫性疾病的靶向药物和免疫疗法。超过1,400人的专业团队已将自主发现的11个候选癌症药物推进到在全球开展临床研究,其中首三个创新肿瘤药物现已获批上市。欲了解更多详情,请访问:www.hutch-med.com 或关注我们的领英专页

 

前瞻性陈述

本新闻稿包含符合1995 年《美国私人证券诉讼改革法案》安全港”条款定义的前瞻性陈述。该等前瞻性陈述可以用诸如将会”、期望”、预期”、未来”、打算”、计划”、相信”、估计”、筹备”、可能”、潜在”、同类首创”、旨在”、目标”、指导”、追求”或类似术语,或通过对潜在候选药物、潜在候选药物适应症的明示或暗示讨论,或通过讨论战略、计划、预期或意图来识别。阁下请勿过分倚赖这些前瞻性陈述。该等前瞻性陈述反映了管理层根据目前的信念和期望而对未来事件的预期,受到已知及未知风险与不确定性的影响。如若该等风险或不确定性中的一项或多项出现,或者基本假设被证明属不正确,则实际结果可能与前瞻性陈述中所载之结果有重大出入。和黄医药不能保证其任何候选药物均将会在任何市场上获准销售,或者在任何特定时间获得批准,或者任何候选药物将达到任何特定的收入或净收入水平。和黄医药管理层的预期可能会受到以下因素的影响:意料之外的监管行动或延迟或一般性的政府监管;研究与开发中固有的不确定性,包括无法满足关键的关于受试者的注册率、时机和可用性的研究假设,其要符合研究的纳入及排除标准以及资金要求;临床方案的变更、意外不利事件或安全性、质量或生产方面的问题;候选药物无法满足研究的主要或次要评估指标;候选药物无法获得不同司法管辖区的监管批准或获得监管批准后无法获得商业认可;全球医疗成本遏制趋势,包括持续的价格压力;实际和潜在法律程序的不确定性,其中包括实际或潜在产品责任诉讼、有关销售和营销的诉讼和调查、知识产权纠纷以及政府调查;新冠肺炎疫情或其他健康危机在中国或全球的整体经济、监管、政治状况带来的影响;以及经济和工业状况,包括许多国家持续疲弱的经济和金融环境影响的不确定性以及未来全球汇率的不确定性。有关前述各项和其他风险的进一步讨论,请参阅和黄医药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及伦敦证交所提交的文件。 和黄医药在本新闻稿中提供之信息截至本公告日期,并且不承担因新的信息、未来事件或其他原因而更新任何前瞻性陈述的义务

 

[i]    Dasari A, Mehta K, Byers LA, Sorbye H, Yao JC. Comparative study of lung and extrapulmonary poorly differentiated neuroendocrine carcinomas: A SEER database analysis of 162,983 cases. Cancer. 2018;124(4):807-815. doi:10.1002/cncr.31124.

[ii]    Lu M, Zhang P, Zhang Y, et al. Efficacy, Safety, and Biomarkers of Toripalimab in Patients with Recurrent or Metastatic Neuroendocrine Neoplasms: A Multiple-Center Phase Ib Trial. Clin Cancer Res. 2020;26(10):2337-2345. doi:10.1158/1078-0432.CCR-19-4000.

[iii]   Shen L, Yu X, Lu M, et al.  Surufatinib in combination with toripalimab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euroendocrine carcinoma: Results from a multicenter, open-label, single-arm, phase II trial. J Clin Oncol. 2021 39:15_suppl, e16199-e16199. doi: 10.1200/JCO.2021.39.15_suppl.e16199n.

[iv]   2019 ESMO, Discussant abstracts LBA62 and 994O; Le et al. NEJM. 2015; 372; 2509 -20; Ott et al. J Clin Oncol. 2017; 35(22): 2535; Fleming et al. J Clin Oncol 35, 2017 (suppl; abstr 5585); Hasegawa et al. J Clin Oncol (36, 2018 (suppl: abstr 5594), Le Science 2017; Oaknin, SGO 2019; 5594); Konstantinopoulos ASCO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