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daq:US$15.72 (+0.06) | HKEX:HK$24.75 (+0.75) | AIM:£2.47 (+0.03)
搜索結果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公告及新聞稿, 腫瘤學 / 免疫學 | 2023-05-26

和黃醫藥與武田 (Takeda) 宣佈呋喹替尼用於治療經治轉移性結直腸癌的新藥上市申請已獲受理並予以優先審評

— 美國FDA擬定的處方藥用戶付費法案(PDUFA)目標審評日期為2023年11月30日 —

— 新藥上市申請包含了FRESCO‑2及FRESCO III期研究的結果 —

 

日本大阪、美國麻薩諸塞州、中國香港、上海和美國新澤西州:2023年526 日,星期和黃醫藥(中國)有限公司(簡稱「和黃醫藥」或「HUTCHMED」)(納斯達克/倫敦證交所:HCM;香港交易所:13)與武田(Takeda,東京證券交易所:4502;紐約證券交易所:TAK)今天宣佈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已受理呋喹替尼(fruquintinib)用於治療經治轉移性結直腸癌成人患者的新藥上市申請, 並予以優先審評。呋喹替尼是一種高選擇性、強效的口服血管內皮生長因子受體(「VEGFR」)-1、-2及-3抑制劑。倘若獲得批准,呋喹替尼將成為美國首個且唯一獲批用於治療經治轉移性結直腸癌的針對全部三種VEGF受體的高選擇性抑制劑。[1],[2]  FDA 就該新藥上市申請擬定的處方藥用戶付費法案(PDUFA)目標審評日期為2023年11月30日。

 

武田腫瘤部全球醫學事務負責人 Awny Farajallah 醫學博士表示:「我們相信,呋喹替尼有潛力改寫經治轉移性結直腸癌患者的治療格局,一如其在臨床中所呈現出的良好表現。在美國,此類疾病患者仍存在巨大的需求。 我們相信呋喹替尼有潛力滿足這些需求,不論患者的生物標誌物狀態如何,並期待與 FDA繼續溝通以期盡快為患者提供這種療法。」

 

呋喹替尼的新藥上市申請包含了FRESCO‑2 III期研究以及FRESCO 中國III期研究的結果。FRESCO‑2研究是一項在美國、歐洲、日本及澳洲開展的III期國際多中心臨床試驗(MRCT),旨在探索呋喹替尼聯合最佳支持治療對比安慰劑聯合最佳支持治療用於治療經治轉移性結直腸癌患者。FRESCO‑2研究達到了主要終點及關鍵次要終點,研究顯示呋喹替尼治療在總生存期(「OS」)和無進展生存期(「PFS」)方面均達到具有統計學意義和臨床意義的顯著改善。迄今為止,呋喹替尼在患者中的耐受性普遍良好。

 

和黃醫藥研發負責人及首席醫學官石明博士表示:「從全球臨床研究到在中國的商業化應用,呋喹替尼的臨床獲益已在各個方面得到證實。我們很高興與武田攜手,在中國以外地區進一步推動呋喹替尼的開發和商業化。鑑於目前患者可用的治療選擇有限,此次新藥上市申請獲受理標誌著我們朝著為經治轉移性結直腸癌患者提供急需的治療選擇這一目標取得了重大進展。這也為我們設計和開發具有差異性的創新分子以幫助全球具有高度未滿足需求的患者這一持續願景提供了支持。」

 

呋喹替尼目前已於中國獲批以商品名愛優特®(ELUNATE®)上市。在中國416例轉移性結直腸癌患者中開展的呋喹替尼FRESCO關鍵性III期註冊研究的研究成果支持了呋喹替尼在中國獲批,並已於2018年6月在《美國醫學會雜誌(JAMA)》上發表(NCT02314819)。[3] 2023年3月,武田與和黃醫藥達成獨家許可協議,在除中國內地、香港和澳門以外的全球範圍內進一步推進呋喹替尼的開發、商業化和生產。

 

關於呋喹替尼

呋喹替尼是一種高選擇性、強效的口服VEGFR-1、-2及-3抑制劑。VEGFR抑制劑在抑制腫瘤的血管生成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呋喹替尼的獨特設計使其激酶選擇性更高,旨在盡可能地降低脫靶毒性、改善耐受性及對靶點提供更穩定的覆蓋。迄今為止,呋喹替尼在患者中的耐受性普遍良好,其與其他抗腫瘤療法聯合使用的研究正在進行中。

 

關於FRESCO‑2研究

FRESCO‑2研究是一項在美國、歐洲、日本及澳洲開展的全球多中心臨床試驗,旨在探索呋喹替尼聯合最佳支持治療對比安慰劑聯合最佳支持治療用於治療經治轉移性結直腸癌患者。如先前公佈,該項共納入691名患者的研究在既往接受標準化療及相關生物製劑治療後疾病進展或對TAS-102和/或瑞戈非尼(regorafenib)不耐受的轉移性結直腸癌患者中,已達到OS這一主要終點。除OS外,關鍵次要終點PFS亦觀察到具有統計學意義的顯著改善。迄今為止,呋喹替尼在患者中的耐受性普遍良好。其結果最早於2022年9月的ESMO年會上公佈[4] 該研究的其他詳情,請瀏覽clinicaltrials.gov ,檢索註冊號NCT04322539查看。

 

關於結直腸癌

結直腸癌是始於結腸或直腸的癌症。根據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的數據,結直腸癌是全球第三大常見癌症。在2020年估計造成超過93.5萬人死亡。[5] 在美國,2023年估計將新增15.3萬例結直腸癌新症以及5.3萬例死亡。[6] 在歐洲,結直腸癌是第二大常見癌症,約有52萬例新增病例和24.5萬例死亡。在日本,結直腸癌是最常見的癌症,2020年估計有14.8萬例新增病例和6萬例死亡。[6]儘管早期結直腸癌能夠通過手術切除,但轉移性結直腸癌目前治療結果不佳且治療方案有限,仍然存在大量未被滿足的醫療需求。雖然部分轉移性結直腸癌患者或可受益於基於分子特徵的個性化治療策略,然而大部分患者未攜帶可作為治療靶點的突變。[7],[8],[9],[10],[11]

 

關於武田

武田專注於為全球人民帶來更好的健康和更美好的未來,目標在包括胃腸病學和炎症、罕見病、血漿衍生療法、腫瘤學、神經科學和疫苗在內的核心治療及業務領域發現並提供改變生命的治療方法。透過充滿活力和多樣化的產品管線,武田攜手合作夥伴共同改善患者體驗,並探索新的治療選擇。對患者、員工及地球的承諾引領武田作為一家總部位於日本、以價值觀為基礎、以研發為驅動的全球生物製藥公司。遍佈全球約80個國家和地區的武田員工都受此願景激勵,並深切認同延續兩個多世紀的價值觀。更多信息,敬請訪問https://www.takeda.com

 

關於和黃醫藥

和黃醫藥(納斯達克/倫敦證交所:HCM;香港交易所:13)是一家處於商業化階段的創新型生物醫藥公司,致力於發現、全球開發和商業化治療癌症和免疫性疾病的靶向藥物和免疫療法。集團旗下公司共有約5,000名員工,其中核心的腫瘤/免疫業務擁有約1,800人的團隊。自成立以來,和黃醫藥致力於將自主發現的抗腫瘤候選藥物帶向全球患者,其中首三個創新腫瘤藥物現已在中國獲批上市。欲了解更多詳情,請訪問:www.hutch‑med.com或關注我們的LinkedIn專頁。

 

武田媒體聯絡方法

日本媒體: Jun Saito / Jun.Saito@Takeda.com / +81 (0) 3-3278-2325

日本以外媒體: Carrie Fernandez / Carrie.Fernandez@Takeda.com / +1 (215) 859-2605

 

和黃醫藥聯絡方法

投資者諮詢
李健鴻,高級副總裁 +852 2121 8200
鄭嘉惠,副總裁 +1 (973) 306 4490
媒體諮詢
 
美洲 – Brad Miles,
Solebury Strategic Communications
+1 (917) 570 7340 (手機)
bmiles@soleburystrat.com
歐洲 – Ben Atwell / Alex Shaw,
FTI Consulting
+44 20 3727 1030 / +44 7771 913 902 (手機) / +44 7779 545 055 (手機)
HUTCHMED@fticonsulting.com

亞洲 – 周怡,

博然思維集團

+852 9783 6894(手機)

HUTCHMED@brunswickgroup.com

中国內地及香港 – 龍肇怡 / 何芷晴,

縱橫公關集團

+852 9282 4640 / +852 6198 4265 (手機)

SPRG_HUTCHMED@sprg.com.hk

提名顧問
Atholl Tweedie / Freddy Crossley / Daphne Zhang,
Panmure Gordon
+44 (20) 7886 2500

 

武田重要提示

就本文而言,「新聞稿」指本文件、任何口頭陳述、任何問答會議,以及武田藥品工業株式會社(「武田」)就本新聞稿相關內容進行討論或分發的任何書面或口頭資料。本新聞稿(包括任何口頭簡報和與此有關的任何問答)並非是也不構成、代表或形成任何出價購買、以及收購、註冊、交換、銷售或處置任何證券的任何要約、邀請或徵集,或在任何司法管轄區徵集任何投票或批准之一部分。不得憑藉本新聞稿公開發售任何股票或其他證券。除非根據美國《1933年證券法》及其修訂進行登記或由此取得豁免,否則不得在美國配售任何證券。本新聞稿(連同任何可能向接收者提供的進一步資訊)僅用於為接收者提供資訊參考用途(並非用於評估任何投資、收購、處置或任何其他交易)。任何不遵守上述限制的行為可能會違反適用證券法。武田透過投資而直接或間接持有的公司均為獨立的實體。在本新聞稿中,有時出於方便的目的,使用「武田」作為武田及其子公司的統稱。同樣,像「我們 」和「我們的 」這類詞語也是子公司的統稱或代表公司的員工。這些表述也用於沒有實際意義、不涉及某個特定的公司或某些公司的場合。

 

武田前瞻性陳述

本新聞稿及與之相關的所分發的任何資料可能含有與武田未來業務、未來狀況和經營業績有關的前瞻性陳述、看法或意見,包括武田的預估、預測、目標和計畫。前瞻性陳述常常包含但不限於「目標 」、「計畫 」、「認為 」、「希望 」、「繼續 」、「預計 」、「旨在 」、「打算 」、「確保 」、「將 」、「可能 」、「應 」、「會 」、「或許 」、「預期 」、「估計 」、「預測 」或類似表述或其否定形式。這類前瞻性陳述係根據對眾多重要因素的假設,包括以下所提假設,它們可能會導致實際結果與前瞻性陳述中所表述或暗指的結果發生重大偏差:武田全球業務所面臨的經濟形勢,包括日本、美國的整體經濟狀況;競爭壓力和發展情況;適用法律法規的變化,包括全球醫療保健改革;新產品開發固有挑戰,包括臨床成功、監管部門決策及時機的不確定性;新產品和現有產品商業成功的不確定性;生產困難或延誤;利率和匯率的波動;有關已售產品或候選產品安全或功效的索賠或疑問;包括新冠疫情在內的健康危機對武田及其客戶和供應商的影響,包括武田營運所在國的外國政府,或對其業務其他方面的影響;已收購公司合併後整合措施的時機和影響;處置武田非核心業務營運資產的能力和時機;我們的內部節能措施及再生能源或低碳能源科技的未來發展將使我們能夠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程度;以及武田最近遞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Form 20-F年報和其他報告中所列其他因素,具體請查閱武田網站https://www.takeda.com/investors/sec-filings/ www.sec.gov。除非法律或證券交易所規定要求,武田沒有任何義務更新本報告中的任何前瞻性陳述或公司可能發佈的任何其他前瞻性陳述。過去的業績不是未來業績的指標,本報告中武田的業績或陳述可能並不代表武田未來的業績,也不是對武田未來業績的估計、預測、保證或推測。

 

和黃醫藥前瞻性陳述

本新聞稿包含1995年《美國私人證券訴訟改革法案》「安全港」條款中定義的前瞻性陳述。這些前瞻性陳述反映了和黃醫藥目前對未來事件的預期,包括對向FDA提交呋喹替尼用於治療結直腸癌的新藥上市申請以及提交時間的預期,呋喹替尼用於治療結直腸癌患者的治療潛力的預期以及呋喹替尼針對此適應症及其他適應症的進一步臨床研究計劃。前瞻性陳述涉及風險和不確定性。此類風險和不確定性包括下列假設:對研究時間和結果發佈的預期、支持呋喹替尼在美國或歐洲、日本等其他地區獲批用於治療結直腸癌或其他適應症的新藥上市申請的數據充足性、獲得監管部門快速審批或審批的潛力,呋喹替尼的療效及安全性、和黃醫藥為呋喹替尼進一步臨床開發計劃及商業化提供資金並實現及完成的能力,此類事件發生的時間,各方滿足許可協議的條款和條件的能力,監管機構的行動或可影響臨床試驗的啟動、時間和進展及呋喹替尼的註冊路徑,武田成功開發和商業化呋喹替尼的能力,以及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對整體經濟、監管及政治狀況帶來的影響等。此外,由於部分研究依賴與其他藥物產品如紫杉醇與呋喹替尼聯合使用,因此此類風險和不確定性包括有關這些治療藥物的安全性、療效、供應和持續監管批准的假設。此類前瞻性陳述包括但不限於以下陳述:關於根據許可協議開發和商業化呋喹替尼的計劃的陳述, 許可協議項下的潛在付款(包括首付款和任何里程碑付款或特許權使用費),許可協議的潛在收益,以及和黃醫藥的戰略、目標和預期的里程碑、業務計劃和重點。當前和潛在投資者請勿過度依賴這些前瞻性陳述,這些陳述僅在截至本新聞稿發佈當日有效。有關這些風險和其他風險的進一步討論,請查閱和黃醫藥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AIM以及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提交的文件。無論是否出現新訊息、未來事件或情況或其他因素,和黃醫藥均不承擔更新或修訂本新聞稿所含訊息的義務。

 

武田醫療信息

本新聞稿所提到的産品可能並未在所有國家上市,或可能以不同的商標進行銷售,或用於不同的病症,或採用不同的劑量,或擁有不同的效力。本文中所包含的任何信息都不應被看作是任何處方藥的申請、推廣或廣告,包括那些正在研發的藥物。

 

[1]  Xu X,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regorafenib and fruquintinib as third-line treatment for colorectal cancer: a narrative review. Transl Cancer Res 2022;11(1):276-287. doi: 10.21037/tcr-20-3539

[2] Sun Q, et al. (2014) Discovery of fruquintinib, a potent and highly selective small molecule inhibitor of VEGFR 1, 2, 3 tyrosine kinases for cancer therapy, Cancer Biol Ther. 2014 15:12, 1635-1645. Doi: 10.4161/15384047.2014.964087

[3]  Li J, Qin S, Xu RH, et al. Effect of Fruquintinib vs Placebo on Overall 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Previously Treated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The FRESCO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2018;319(24):2486-2496. doi:10.1001/jama.2018.7855.

[4] Dasari NA, Lonardi S, et al. LBA25 – FRESCO-2: A global phase III multiregional clinical trial (MRCT) evaluating th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fruquintinib in patients with refractory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Ann Oncol. 2022 Sep;33(suppl_7): S808-S869. 10.1016/annonc/annonc1089.

[5] Sung H, Ferlay J, Siegel RL, et al. Global Cancer Statistics 2020: GLOBOCAN Estimates of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Worldwide for 36 Cancers in 185 Countries. CA Cancer J Clin. 2021;71(3):209-249. doi:10.3322/caac.21660

[6] Siegel RL, Wagle NS, Cercek A, et al. Colorectal cancer statistics, 2023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3 Mar 1]. CA Cancer J Clin. 2023;10.3322/caac.21772. doi:10.3322/caac.21772

[7] Bando H, et al. Therapeutic landscape and future direction of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Nat Rev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23). Doi:10.1038/s41575-022-00736-1

[8]  D’Haene N, et al. Clinical application of targeted 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 for colorectal cancer patients: a multicentric Belgian experience. Oncotarget. 2018;9(29):20761-20768. Published 2018 Apr 17. doi:10.18632/oncotarget.25099

[9] Venderbosch, et al. (2014). Mismatch repair status and braf mutation status in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patients: A pooled analysis of the Cairo, Cairo2, coin, and Focus Studies. 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20(20), 5322–5330. https://doi.org/10.1158/1078-0432.ccr-14-0332

[10] Koopman, M., et al. (2009). Deficient mismatch repair system in patients with sporadic advanced colorectal cancer. British Journal of Cancer, 100(2), 266–273. https://doi.org/10.1038/sj.bjc.6604867

[11] Ahcene Djaballah S, et al. HER2 in Colorectal Cancer: 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From Negative Predictive Factor to Positive Actionable Target.Am Soc Clin Oncol Educ Book. 2022;42:1-14. doi:10.1200/EDBK_351354